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数字华光 > 学生作品

数字华光

摄影征文大赛优秀奖——《气氛》
发表时间:2010年04月01日 编辑:admin
“第二届摄影征文”大赛征文组获奖作品 09服装设计一班 沈雪娟

寒假了,每个人脸上洋溢的笑容那么幸福、那么温暖;回家了,每个脚步那么欢快、那么匆忙;车站,月台上,每个人表情那么焦急、那么激动;春节了,每家每户,鞭炮声、烟花爆竹声,那么喜庆、那么热闹。

这一切都不像冬天,气氛那么温馨,温暖来得那么浓烈。

寒假了,回家了,月台上的列车,呼呼的带走了每个归家的孩子、带回了每颗期盼回家的心;春节了,一起分享,一起快乐,一起幸福,一起美丽。没有下雪的冬天,似乎南方的季节都是这么温暖,即使是冬天,气氛显得特别温暖,没有北方那种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好冷;更不会像塞外那种驼铃声声、大漠孤烟的单调与寂寥;南方,春节,就注定要热闹,注定是喜庆。

寒假,气氛那么激动人心

随着最后一科试卷的上交,同学们个个那么急切的冲出考场,脸上的笑容,幸福的那么明显。考得好不好,通通忘掉,谈论的话题从考试会不会过、会不会挂科,到转为怎么回家,汽车、火车还是飞机,何时回家,今天还是明天?差不多都半年没回家了,情绪好不激动,气氛好不热闹。

南方的冬天,这个没有雪的季节,显得不那么好冷;随着寒假的开始,那一颗颗归家的心,那么激动,那么热切;每个人,大包小包的行李拉出校门,那一颗颗沸腾的心,也将这个寒冷的冬天变得不那么冷了。

车站,气氛显得那么焦急

车站里,每辆列车都相同,可是,相同的列车,却可以驶向不同的终点。

来到车站,看到月台上呼呼的列车,心里是那么焦急,那么激动,都想着,快点回家;上车了,同一辆列车,带着我们驶向不同的地方,回到不同的终点…

的士司机叔叔把我带到车站,帮我从车上把行李卸下;坐在候车室,等着那辆带我回家的列车。

车站是人山人海,有排队买票的,也有和我一样等车回家的;看着售票口的那一条条长龙,心里暗自庆幸着:我比他们早回家,独自内心享受着这小小的喜悦。

候车室里人是那么的多,每个人都专注的看着检票口,等着自己那班列车的来临,内心激动,按捺不住;这个假期,虽然是春运,车站里是人山人海,可每个人都一样,一点儿不觉得拥挤;反之,个个都为回家过年而激动无比。

记念,2010春节。

春节,就意味着热闹、喜庆,鞭炮声、烟花爆竹声,浓郁的气氛,好不热闹。

随着日历最后一页的撕掉,新日历的挂起,意味着,新的一年到来了;为了迎接这新的一年,也为了营造新的气象,我们都在争取着、努力着。

除夕的贴春联,看着那些红红火火的春联,为春节添了不少喜庆,又蕴衬着春节本该有的喜庆。老家那边儿有个传统习俗,大过年的,得从除夕之夜到大年初一连续不停的燃放鞭炮或烟花爆竹,这似乎就意味着新的一年,我们将红红火火,过得更好…所以,在家里,从三十到初一,鞭炮声、烟花璀璨、爆竹声、真的是声声不息,好不热闹。

今年的春节,其实和往年每多大变化,还是那么喜庆、欢乐;其实,这种喜庆的气氛每年都是一样的,不停的,每年,复制着,复制这种喜悦,复制这种和谐。

过去的三百六十五天里的不快,在今天烟消云散;春节的喜悦,过滤了每个人这一年来遇到的那些所谓挫折留下的阴影与悲伤,剩下的,是迎向明天的一颗前进的心。

大年初一的,家里是好不热闹的,哥哥姐姐和弟弟妹妹们都脑腾着,打成一团,大家都好兴奋;兄弟姐妹几个一起给爷爷奶奶拜年,那个兴奋,把过去一年心底所留下的阴影,通通用排除法,通通排除,剩下的,除了喜庆,唯有快乐。

今年春节的气氛,就像六月份的天气,那么“热”,一点儿没有寒冬的感觉,在没有雪的南方,因为这热闹气氛,春节不免多了一份喜庆与温暖,因为这“热”,这个冬天变得不那么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