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数字华光 > 学生作品

数字华光

摄影征文大赛三等奖——《年味》
发表时间:2010年04月01日 编辑:admin
“第二届摄影征文”大赛征文组获奖作品 08新闻摄影 杜茜

#8220;新年到,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贴门联,放鞭炮,你看热闹不热闹”,这是我们家乡过年的童谣,每当过年的时候小朋友们都会唱着童谣蹦蹦跳跳,随处都能听到鞭炮声。

现在我们虽然长大了,对过年并不像童年时代那么企盼,但每逢农历的腊月却被浓浓的年味所包围。

  关于过年,我们家乡农村有个顺口溜,“二十三炕锅边,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杀个鸡、二十八杀个鸭、二十九去灌酒,三十儿贴人儿,初一恭吉”,这里的老百姓都会咏唱,它道出了过年的气氛。所以每到农历腊月小朋友们都盼望着过年,其实我和他们一样,也盼望着过年,只是不再像他们那样掰着指头细数还差几天才是大年初一罢了。过年可以有一个长长的假期,有充足的时间和爸爸妈妈呆在一起,每顿饭都可以吃上妈妈精心烹制的“私房菜”,不害怕身上的肉在春节长假里夜以继日的长啊长。每当对着那盘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美味佳肴频频举箸时,我都能从筷子划出的弧线里看到妈妈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淌着的满足和幸福啊!
  我们一家就数妈妈最慌年啦。从腊月二十三炕“火烧”开始她就忙的脚不沾地,到腊月二十四就忙着把所有可以盛
放食品的器具洗刷一遍。她见到我就笑嘻嘻的让我看她头上的汗。腊月二十五她就开始张罗着蒸馒头蒸豆包枣包。我心疼地抱怨她是自找苦吃说到街上预定些馒头不就行了吗,她说买的馒头那算是个什么味道?没个嚼头!只有自家做的才能吃出“年”的味道!
  腊月二十六开始采购鸡鸭鱼肉,到了腊月二十九的时候,我和爸爸一起悄悄地盘点妈妈精心准备的年货,看着一应俱全的年货,我们都翘起大拇指异口同声地称赞“您真棒!”,妈妈高兴的嘴都合不拢啦。

大年三十这一天贴春联是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我与爸爸合作贴春联,我亲自操作,爸爸在一旁指导,把前门,后门,厨房,卧室里都贴满!晚上全家人吃年夜饭——饺子,完后还要守夜,一边看着中央电视台“春晚”,一边吃着水果嗑着瓜子,一直坚持到新年的钟声敲响,爸爸立即到室外点燃鞭炮,以噼噼啪啪地爆竹声庆祝农历新年的到来。

  大年初一,我和爸爸妈妈共同给年逾八旬的爷奶拜年,尽管我已经长大,爷爷还要按惯例发给压岁钱。听爸爸说很久以前晚辈给长辈拜年还要双膝跪地磕头,祝福长辈们健康长寿,此时长辈还要给晚辈发压岁钱,祈求一年吉祥平安。过了初一进入初二,我们带着礼品就开始走亲串友,相互登门拜年祝福,你来我往,其乐融融。
  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现在过年与我小时候有了很大的不同,同学朋友们聚在一起讨论过年,都会不约而同的谈到年味渐渐变淡了。以前每逢过年,小朋友们都会一起放鞭炮,堆雪人,大家四处玩。现在过年,朋友们往往更愿意去KTV里面唱歌,咖啡馆里聊天。我想这是长大的标志吧,这也是我们生活方式转变的开始吧!也许我们不该片面地议论年味如何的变淡,而我们应该找回童年的纯真的心,用孩子的眼光去发现身边的细微变化,再次体会过年的气氛。

今天,我们有更加先进的通讯工具,我们有现代化的传播媒体,让年味从这里传播,渐渐地广泛植入在我们这些年轻的心灵,并且该用我们睿智的眼光去遴选那些年味十足的悠久中国文化传统,让它们在我们年轻一代的手里更好的传承发扬广大,这该是我们新一代的光荣职责和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