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数字华光 > 学生作品

数字华光

摄影征文大赛特别供稿——《消散的记忆》
发表时间:2010年04月01日 编辑:admin
“第二届摄影征文”大赛特别供稿 王建成院长

在这个阴湿寒冷又有些孤单的季节,节日的到来也许能够掩饰些许寂寞和平淡。转眼间曾经一天天复制过去的街道在这几天添上稍稍一抹特别的色彩,却又不知时机地悄悄露出一些空旷的无奈。在这矛盾的世界里,那些挂在灯杆上红的刺眼的灯笼也忽明忽暗地招摇着,仿佛在炫耀着自己身姿上那整片艳开的殷红。我能说什么呢?说的唯独是春节吧。

今年的春节过得同去年很像。不再像幼时一样期盼着,细数着春节的到来,我常常只是不经意间嗅到那一丝新买的春联,日历的味道,才猛然想到春节早已到来,使人不禁感叹道岁月匆匆,时光如梭,飞逝过去的又是一个平静而劳碌不停的年。

年近古稀,我突然察觉到孩提时代积攒的那些美好而向上的春节记忆早已趋之若淡,如一杯白开水般清澈平淡。那种过年的感觉,再也不是攒压岁钱放鞭炮,牵着父母的手逛大街买灯笼玩耍的年代了。这样的年代,在当今社会显得多么苍老!现在的感受,与其说是憧憬过了一年,长了一岁,学问大了一成,不如说是一个使人倍感苍老和 力不从心,使人猛然意识到年龄衰老而责任重大的关卡罢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女儿们总要拖着一家来看望我。说几句岁岁平安的吉祥话,分几块香甜和美的果饼,吃几顿颇为丰盛的饭菜,泛泛地祝贺一下,于是孙儿们面带笑容地领走了红包。写文章?早已没了这份雅兴,春闹枝头,鸟语花香,欣欣向荣只在不远的春天,何必劳神?我只埋头于工作,静默地休息,淡淡地养神罢了。

前些日子看着电视,转来转去总是各个频道媒体的年度盘点。说说今年焦点,感叹过去,眺望未来,对祖国说几句感谢的话。不知何时起这已成了每年例行的惯例了,千篇一律,千篇一律,如复读机般重复着相近而俗气的内容,为的是赢得捧场人恭维的掌声。看着这些场面宏大内容空虚的节目,我突然想到自欺欺人这个词。

春节,这个老祖宗留下来的最大节日,在时代的过滤网中渐渐失去了原味,留下来的只是不需要的自欺欺人。而这个时代的过滤网,是我们自己做成的。扪心自问,我们是否对春节期望过高?春节,不过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内平常的一日,老祖宗为了纪念,设立春节庆祝,年年代代,代代年年,我们却扭曲了春节的意思,往春节里灌入了太多的文化内涵和商业炒作,使春节在一代一代出生的孩子,及一年一年成长的人们心里显得沉重不堪,难以负荷。

何不以平常之心看待呢?春节,并不是大吃大喝,而应在走亲访友,联络感情之中找寻一丝安慰而温暖的满足不是吗?

儿时的兔儿爷,也曾带给我深深的快乐,那是难忘而难舍的记忆。当年的女儿们,及现在的儿孙们,相信都有这样的感触。也许因年龄而喜欢安静吧,无论新年到来的时候,商家与媒体如何狂轰滥炸,我的感觉都无动于衷,甚至比平常的日子,多了几分无聊和无奈,多了许多繁杂劳累和劳神。春节的意义,有多少人懂呢?懂了,又有多少人做呢?看这广遨的中国大地上,有多少酒肉春节?

过年了,总得说些吉利话,这又是老祖宗留下的传统。恭喜发财、新年好、大吉大利,岁岁平安之类的陈词滥调说得心里别扭,却又不得不一遍遍反复念叨。游街购物、送礼请客一年又一年重重复复无休无止。人就像一只陀螺,被这些铺张浪费又毫无用处的形式抽打着旋转不止,转的头晕耳痛,自己都不知道重心在哪里。在这每年都会经历的春节,我的心情从小变大,反应从强烈到微弱,最后还得强打兴致,观看彻夜狂欢的晚会,年年重复的幽默,感受疲惫不堪的身体,和失望于心的情绪,总觉得这个全民皆欢的节日,总有明眼人看到这其中的端倪。

春节,是祖宗发明的。这一代一代人经过几千年的演化,把它推上舞台,推向辉煌灿烂,又推向了做作坠落。经过如此的拷贝翻版,春节犹如一扇明镜,照在里面的,是儿时欢呼雀跃的身影,还是如今索然无味的脸庞?过去乐趣无限的浓浓年味,难道只能变成消散的记忆,被无味所掩盖么?

我感觉到,中国人都在不断老去。去年被今年拷贝,今年又被明年复制,如此循环,生生不息的生活已不是我们所需。我们需要的,只是真实的感情,真实的生活,真实的自我以及真实的春节,现代人缺少的正是感受的真实。

人是不断老去的,愿心不会老去。心不老,便过什么都有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