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华光资讯 > 新闻中心

华光资讯

杨恩璞:开创“海丝”摄影新局面
发表时间:2014年10月08日 编辑:xia

编者按: 2014年9月16日,首届中国-东盟国际摄影季“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摄影展在第11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主会场(南宁国际会展中心)隆重开幕。活动期间我院名誉院长杨恩璞教授做了精彩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


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在出访东盟国家时提出了共建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海上丝绸之路”既是中国与东盟国家悠久合作的历史符号,又是开创共赢未来的新战略、新纽带。因此,丝绸之路的题材又一次成为文艺界、摄影界的热门话题,如今我们在海上丝路起点地之一---广西集会研讨“海丝摄影”正是适逢良时。
1982—1985年,我在北京科教电影厂兼职(编导、摄影),曾搭乘远洋货轮和飞机,沿着古航道历经亚非欧十余国采风拍摄,追寻“海丝”遗迹,讴歌郑和下西洋等的伟大壮举。最后创作了大型科教片(时长78分钟)《海上丝绸之路》。今天,时隔30年来回眸这次摄影创作,我深感留下很多遗憾和不足。愿抛砖引玉,对在当今形势下,如何开创“丝路摄影”的新局面说些看法。
一, 振兴大国意识,认识“丝路摄影”的重大价值。
拍摄海上丝绸之路的意义,不仅仅有利于开展旅游和考古事业,应该提升认识到:它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复兴和崛起,重振大国崛起的自信意识。
从罗马帝国凯撒大帝的红色披袍说起:丝绸之路给他带去的中国绸缎,那是富贵、威武的最高象征。据罗马古书《博物记》说:在汉代就有中国海船在斯里兰卡港口出售丝绸和瓷器,然后由阿拉伯人转销中东和非洲。足以证明,千年前中国的经济影响和航海实力。

在13世纪元朝,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是从泉州出发,沿着海上丝路回国的,后来他在口述的游记里说:“称刺桐(泉州古称)是世界第一大港并不为过”……说明当时泉州的国际地位,中国是世界航海的强国。正如唐诗所云:秋来海有幽都雁,船到城添外国人。

如今在泉州留下许多国际交往的遗迹,如清净寺、番客公墓……等,很值得各位去观光。

泉州市内的伊斯兰教清净寺。13世纪前后有大批阿拉伯商贾和海员在泉州居住,需要进行宗教礼仪,为此建造了这个教堂。(杨恩璞 摄)


泉州海外交通博物馆,它收藏了“海上丝路”的许多宝贵遗迹。(杨恩璞 摄)

到了15世纪明朝,由六十余艘宝船带队、两万多海员组成的“郑和七下西洋”,航程途径东南亚,横跨印度洋到达东非。那更是空前而绝后壮举,至今也不亚于美国的特混舰队的规模。中华民族曾经是对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航海冠军。


马六甲港郑和航海遗迹,当年中国海员建造的三宝井。(杨恩璞 摄)

但是这段值得自豪的历史逐渐被世人淡化或扭曲。例如在马六甲三宝庙,那里郑和被供为庙里的佛,塑像矮小只有半个人高(见插图);而葡萄牙古船耀武扬威地停泊在港口,傍侧树立着高如大楼海盗船长的塑像(见插图)。这实在是对历史扭曲,对我中华民族的不尊,很明显西方殖民主义者想在航海舞台上压我们一头。


看到这种悲剧,我们必须发愤图强。由于近百年的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封建专制皇朝的故步自封,我们现代科技落后,还没有把失去的冠军夺回来。今天非常需要弘扬先辈开创海上丝路的伟业和风范,从而激励民族自强、自信意识,一起来重新崛起中华、振兴中华。

二, 反思国运兴衰,突出表现“海上丝路”的经贸鸿图。
纵观中国历史,国运是与开放航海、开放国门紧密联系。汉唐陆地丝绸之路和宋元、明早期远洋航行,带来了国力强大和经济繁荣。(举例,郑和首航在三佛齐旧港(今苏门答腊)沿海平定陈祖义海盗集团作乱,保障了马六甲海峡长期安全通航,促进亚非的经济贸易和文化互动)。
而后,明后期和清朝实施海禁,闭关锁国,我国就与世界停止交流,故步自封,扼杀了现代科技和工业发展。从此国力衰败,沦为半殖民地国家。当下,中国进入开发海洋时代,东海到南海又受到国际挑战。温故而知新,回眸和弘扬海上丝路的精神,有利于唤起中华民族的开放的海洋意识,我们并非是内陆国家,不但开发进军海洋、保卫海疆责无旁贷;而且应更加开放海洋,扩大海外交流。
其二,开拓海外航道和国际交往,同时还有个战略目的问题。15世纪郑和下西洋是伟大的历史壮举,在航海技术和外交结盟上很成功,但开发经济和市场方面成效甚微,到处“布施”送礼,结果搞空了国库。


郑和下西洋在斯里兰卡建的布施碑 文田摄

永乐皇帝(朱棣)一死,郑和就被后来的明仁宗(朱高炽)贬官和排斥,所以在《明史》里没有多少正面的记载,他船队的档案大部分也都毁了。这个教训值得汲取,发展对外交流不能像永乐大帝那样只算政治账,不讲发展经济和贸易。
所以当下我国政府在重提建设两个丝路时,非常明确地突出发展国际经济和贸易的战略鸿图,称作:建设丝路经济带。不仅是探古怀旧,重温丝路友谊,还要通过交流,促进沿途各国的经贸发展,共同富裕和繁荣。所以,我们再来创作“海丝”摄影时,也应该加强表现亚非国家交流,促进经济互补互帮,共同繁荣的主旋律。不能满足于展示海上丝路的旅游风光,或把郑和塑造为神佛来顶礼膜拜。

三, 开拓影像视野,深挖沿途各国对“海丝”的建树。
1985年,以纪念郑和七下西洋580周年为契机,我国文艺界曾掀起表现海上丝路的创作热潮。当年有话剧、电视剧和大型科教片问世,出版了摄影画册和纪念邮票;此外《人民画报》还特辟三期专栏。
将近30年后,回顾这些创作我深感还有欠缺。那时,由于传统观念的束缚、调查研究的仓促以及建交国家的局限,对海上丝路的遗迹发掘和展现是不够的。今天需要我们继续深入表现海上丝路,这一既古老又有新意的主题。
当年“海丝”出口除了丝绸,还有大量瓷器,所以国外学者又把它称为“海上丝瓷之路”。但我们还没有深入、系统地研究、表现海外发现的中国古瓷。无论从航海、考古和工艺美术等角度来看,中国外销瓷本身就可成为一门学科,大有文章可做。


如土耳其发现的(元)青花瓷,原来我们还不认识,近年经考证确实,成为了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图为,在土耳其发现的13世纪前后的元代青花瓷 杨恩璞摄)

再如,海丝终点港在东非,在那里的海底沉船、古墓群和贵族住宅中都发现了中国瓷器。据最近中国国家博物馆水下考古队报告:非洲的“海丝”遗迹缺乏有效保护,有的受损严重,急需要抢救拍摄和收藏研究。如此种种,我们还得努力补救。
此外,我亲历海上丝路远洋拍摄还有一个感受。“海丝”是我国先辈的创举,但同时也是亚非国家共同开发的。我一路航行,尤其发现阿拉伯国家、印度、泰国等国在航海通商上功不可没,如1700年前,晋代高僧法显就是乘坐印度海船回国的。在埃及海军博物馆,见到他们祖先在一千年前就早于马哲伦开通好望角航线;此外,阿拉伯商船也早就到达印度洋,和赛里斯(古称:中国人)接轨经商。如果我们打破唯我独尊的偏见,谱写亚非人民共创“海上丝路”的历史,我们的题材就会更丰富。“海丝”串联了世界四大古代文明----埃及、巴比伦、印度和中国,实际上你来我往相互交流,共同开创了人类的文明。所以,我认为:如从国际高度来剖析这个航道,更能揭示海上丝绸之路对世界历史的伟大贡献。

开拓“海丝”摄影,回眸历史是一个方面,另个方面还应观照这道航道的发展未来。如最近我国和泰国正筹备开发的马来半岛的克拉运河,就值得关注,进行跟踪记录。
这个工程将直接打通印度洋和泰国湾,以后我国和东南亚的海船去南亚和非洲就可以不走马六甲海峡,摆脱某些霸权列强的制约,世界航海的格局就会出现很大的变化。最近亚洲东盟十国和我国政府在广西召开经济博览会和高峰论坛,与此同时, 习近平主席正访问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印度等南亚国家,大家一致对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新路达成共识,各国之间的经贸往来、文化交流和旅游互访将迅速发展,可以预计这条古老的航道将重新焕发青春。
回顾历史,豪情满怀;展望未来,信心百倍。海上丝绸之路大有前途、大有作为!期望年轻一代摄影人再接再厉继续探索“海丝”摄影,弘扬“海丝”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