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华光资讯 > 新闻中心

华光资讯

“重走海丝·再创新辉煌”之三个男人的冒险之旅
发表时间:2015年05月15日 编辑:admin

33年前的秋天,3个男人,带着两台电影摄影机,背着一台大冰箱,踏上冒险之旅。整整7个半月,他们随船在海上逐流,顶着大风大浪,辗转走过亚非欧9个国家。随后的3年,他们又多次坐飞机深入当地,最终拍成纪录片《海上丝绸之路》。

带头的是北京电影学院导演杨恩璞,他被业界称为“现代重走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践行者”。30年过去了,已是76岁老翁的杨恩璞,仍然没有放弃梦想,决定再次出发。

其实,他的纪录片《海上丝绸之路》,在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以下简称“海交馆”)已经连续播放了7年,反复播放次数超过1万次,然而,这部纪录片因种种原因未能广为流传,我们借着杨恩璞返回泉州准备再次重走海丝之际,揭秘其背后诸多和泉州有关的鲜为人知的故事。

历时3年造就78分钟纪录片

3月29日晚9时许,杨恩璞风尘仆仆地从美国回来,就直接赶到泉州华光摄影学院。这次他特别兴奋,“密谋”着一件大事。“先不说,让你看个片子。”昨天上午,杨老笑道。

这片子正是30年前他和两个助手所拍的《海上丝绸之路》科教纪录片。杨老回忆,当年正值改革开放的时期,考虑到1985年是郑和下西洋580周年,当时的交通部、广电部在1982年开始筹划拍一部纪录片来庆祝。

当年,中国航海协会、北京科教电影制作厂在交通部远洋运输公司协作下,组成了“海上丝绸之路”影片创作小组。而当时的杨老在北京科教电影厂兼职当编导、摄影,一下被领导看中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不晕船。”杨老笑着说道。事实上,在那之前,杨老曾参与拍摄联合国太平洋考察的片子。

自1982年的秋天起,他和两个助手搭乘远洋货轮和飞机,沿着古航道历经亚非欧9个国家采风拍摄,追寻“海丝”遗迹。

全片历时78分钟,由4个段落组成。“先驱者的航迹”,以丰富的史料和文物,述说了两三千年前徐福东渡日本的传说故事,以及晋代高僧法显的航海经历。“黄金时代的追忆”,通过对公元12至14世纪世界第一大港——泉州港的访古览胜,展现了中国与波斯湾阿拉伯国家、东非地区的海上交往,突出介绍了宋代造船的成就及中国第一个到达大西洋的元代旅行家汪大渊。“郑和走过的路”,再现了当年郑和下西洋的伟大壮举和产生的影响。“没有终点的航程”,通过对终点地区——非洲的采访,讲述了海上丝绸之路对促进世界文明的贡献。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海丝,整部片子运用了游记体裁,从秦朝开始,以时间为线,将中国的航海历史串联起来。在当时,用这样的形式来拍摄科教片,还是一次新的尝试。

风险和感动中合力完成巨作

说是摄制组,实际上,就只有杨恩璞和两个助手。1982年秋天,3个人携带两台电影摄影机,还背着一台大冰箱,跟随远洋货轮衡水号上路了。因为有官方的支持,在经费上是不用发愁的。杨恩璞说,尽管如此,电影胶卷对拍摄要求高,一旦拍坏了,有的镜头根本就没办法重新补。而所有胶卷都要运回国后再冲洗,他们因此不得不带上冰箱保存胶片。

杨恩璞说,衡水号途经东南亚、非洲再到欧洲,他们几乎都在船上度过,整整呆了7个半月。纪录片中关于这些国家的几处细节,都是后来又乘坐飞机去补拍的。

拍摄过程中,那些细微的感动,让杨恩璞一直铭记在心。他说,有些画面看起来很简单,事实上花了很多工夫。比如,第一部分提到广西北海时,有一幕是二三十艘渔船在海面上的画面。这些渔船都是当地渔民的,是当时广西交通厅临时组织的。特别选择在黄昏,夕阳西下时,记录下这些画面。当时,渔民们特别朴实,都是免费协助拍摄的。

另一幕是展示郑和船只在海上穿行的,用的是船模。杨老回忆,这些船模都是云南方面帮忙义务制作的,而当时并没有电脑特技,穿行的动画感,其实是水下有潜水部队,推着船模进行的。

纪录片最后一个画面,展示空中拍船只返航,也是空军支持的。“正是有了这么多人的支持,才有了这部片子的形成,要感谢大家的齐心协力。”杨老说道。

拍摄过程中的风险,杨恩璞也十分担忧,经常要考虑到安全因素。记得有一次在马来西亚拍摄过程中,当地的华侨十分热心,主动提出帮忙拍摄。

还有一次,在横渡印度洋时,风浪非常大,船上包括他们在内的40个海员,几乎都吐了,他的两个助手甚至已经昏迷不醒。可为了取一个最好的镜头,杨恩璞让两名海员把他绑在桅杆上,这才有了纪录片中乘风破浪的感觉。

泉州是片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78分钟的纪录片内,用了很大的篇幅来介绍泉州,约有10分钟,这是所有国家和城市都没有的。“泉州是海上丝绸之路黄金时代的重要代表,必须要浓墨重彩。”杨恩璞说道。

1983年夏天,杨恩璞一行,来到泉州拍摄。当时,泉州海交馆指派时任海交馆考古部主任的杨钦章及馆员成冬冬配合拍摄。

30多年过去了,如今杨钦章已退休出国,而年过五旬的成冬冬,还继续坚守在海交馆的岗位上。昨日下午,海都记者在海交馆找到了成冬冬。

成冬冬说,当时杨恩璞一行到泉州的时间是在七八月,摄制组只有五六个人,拍摄持续半个月时间,正值泉州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当时,成冬冬才二十出头,刚高中毕业,被分配到海交馆工作,在学考古摄影。成冬冬帮助摄制组,寻找采访地点及对象,每天都和摄制组在一起参与拍摄。

成冬冬回忆,当时摄制组在泉州拍了开元寺的古船博物馆、东西塔,姑嫂塔,后渚港,圣墓,中山路,九日山,清净寺等地。为了尽快完成拍摄任务,摄制组在泉州时,没有休息过一天。

“印象最深的,是在拍摄古船和姑嫂塔的时候。”成冬冬说,古船拍摄,从晚上闭馆后才开始,直到半夜才收工。而拍摄姑嫂塔时,是在中午,烈日当空,每个人脸上都被晒得通红,有的甚至脱皮。

那次合作之后,两人曾断了联系,直到2000年,杨恩璞再次来泉时,到海交馆找到了成冬冬。后来,海交馆打算成立伊斯兰文化陈列馆,成冬冬想到了杨恩璞拍摄的《海上丝绸之路》。为了便于播放,杨恩璞专门将原本是胶片版的《海上丝绸之路》翻拍成数码版,并从北京带到泉州交给成冬冬。

2008年,伊斯兰文化陈列馆开馆之际,该片也同时在陈列馆展播,泉州市民可免费观看。至今,该片在陈列馆内,已播放7年。成冬冬说,只要有开馆,就会播放该片。除了每周一闭馆外,其他时间均是从上午8点半播放至下午5点。按照该片的时长来算,《海上丝绸之路》已在陈列馆播放了1万次。

听说要重拍《海上丝绸之路》,成冬冬很兴奋。“这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成冬冬说,许多地方,现在再去拍,已不是当年的样子,“这样的影像资料,非常珍贵,它对历史的记录和文化的传承,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